[Logo] 中宣部禁書禁片
  [Search] 搜尋   [Recent Topics] 最新主題   [Hottest Topics] 熱門主題   [Groups] 回首頁 
[Register] 會員註冊 / 
[Login] 登入 
江泽民的老底
討論區首頁 » 中宣部禁書
發表人 內容
books


註冊時間: 12/07/2015 09:36:47
文章: 34
離線

江泽民的老底

中央写作班子揭了江泽民的老底
沈江:江泽民身世探源
《中国「六四」真相》编者张良告江书
江泽之民蛤蟆也
 
中央写作班子揭了江泽民的老底

【大纪元5月5日讯】江泽民被称为中共第三代领导人的核心,并与伟大的毛泽东、邓小平相提并论。为了宣传江泽民,搞江泽民的个人崇拜,使江泽民成为终身领袖,中共中央成立了专门写作班子为江泽民写传记。但是这个写作班子费尽心机,不辞辛苦却找不到多少江泽民的能服人的政绩,反而了解了江泽民大量很不光彩的一面。江泽民对这个写作班子很不满意,已将其解散。但江泽民不光彩事实还是被传了出来。

一、冒充革命烈士子弟

江泽民出身于江苏省南通市一个上层知识分子家庭,父母一直活到八十年代。我们都知道,文革以前一个人的家庭出身对其政治前途是非常重要的。江泽民的出身尽管不属于黑五类,但在那个年代是臭老九。于是江泽民就谎称自己是革命烈士子弟,父亲是中共的一个地下工作者,叫江上清,抗战时在苏北牺牲。江泽民所讲的革命烈士是他的叔叔,江泽民自称小时过继给了叔叔。有关部门一查,根本就没有这回事,江泽民见都没见过江上清几面。他只好承认编造,但又狡辩说是叔叔死后过继的。死后还能过继,真是闻所未闻。在过去那个年代,家庭出身是个很严肃的政治身份,绝不可儿戏。由此就可见江泽民的人品。

二、俨然是上海地下党的功臣

江泽民是在中共统治中国大局已定的解放前夕参加地下党,是上海地下党一个极普通的新成员。他并未经历过任何危险,也没有承担过什么重要工作。江泽民只掩护过一个南京来的地下党员,这种事是很平常的,谈不上有多大贡献。而在江泽民的授意下,在一部反映南京地下党的多集电视片中,竟用整整一集的篇幅对江泽民大吹特吹,好像他对上海、南京地下党的工作起过多大作用似的。几十万字的《解放前夕中共上海地下工作》一书,对江泽民连提都没提。很多为革命出生入死,做过重大贡献的上海、南京的老地下党员对江泽民的自我吹嘘有很大意见。



三、认师也要找名人

江泽民有很多老师,他都不认,因为这些人地位太低,怕辱没了自己的声誉。江泽民只认一个住在美国的叫顾毓秀的人为老师。因为此人解放前是著名教授,曾任国民党政府的教育部次长,尽管已高龄九十七岁,早已是昨日黄花,但总算是个名人。其实顾某从来没有教过江泽民,当年也不认识江泽民。江泽民听过顾在上海交大搞过的一次讲学,就硬称顾是其老师。顾毓秀凭白无故地“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的老师,何乐而不为呢?于是就顺水推舟应了下来。杨振宁、李政道获得诺贝尔奖金后,曾多次回国讲学,听过的人有成千上万,但没有一个人以称杨振宁、李政道是自己的老师,来抬高自己的。从认师一事就可见江泽民内心的卑劣。

四、嘴皮子上的功夫

江泽民解放后工作平平,无善可陈。江泽民传记写作组依据其经历,找了很多知情人,希望能挖掘出他的功绩,但没有人能说出任何从今天看仍能站得住脚的动人事例。大家普遍认为,不能说江泽民工作不努力,不积极,他跟形势,跟领导非常紧,实际上是个风派。江泽民曾说,一机部技术司某司长对他称赞有加。写作组费了很大力气找到了这位已故司长的夫人。结果司长夫人说:其丈夫生前曾讲过,江泽民这个人三份成绩,他能说成是十份。江泽民深刻懂得中国的史官文化,善于钻营,吹牛拍马,左右逢源,官运亨通,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只有江泽民整别人,没有别人整江泽民的。有一个原江泽民所在单位的老知识分子,到今天仍对当年江泽民使用诬告手段把他打成资产阶级右派耿耿于怀。

五、文革中未受磨难

文革开始后,当权派普遍受到冲击。江泽民当时是一机部武汉热工研究所所长,代理党委书记。由于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激起民愤,很多群众要揪斗他。正在危机之时,江泽民却突然失踪了,所里的其他领导都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原来江泽民有着非常强的预见性,认识到这样一场以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为重点的政治运动,当权派就是不死也要脱层脱皮,于是跑到北京,找到他所能找到所有上层关系,要求离开武汉热工研究所。所是的人一年后才知道他被派到罗马尼亚专家组工作。代江泽民受了很多苦难的其他所领导愤愤地说,江泽民是临阵脱逃。江泽民以自己的狡诈和取巧在文革中没有受到过任何冲击和磨难。这在全中国的共产党当权派中都是很少见的。在与自己不利的时候,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这确实是江泽民的过人之处。

六、令人佩服的“跑官”才能

回国之后,江泽民留在北京一机部工作。与他一起工作过的人说,他工作并不太用心,但善于走上层路线。他会利用任何人,抓住任何机会。他经常设法去认识,去看望中央级、部级领导人。他还有一个本事,与现中央领导人和已故中央领导人的子女(包括后来对他的升迁为中共中央总书记起了重要作用的曾庆红)混得很熟。有个熟悉江泽民的干部说,我原以为江泽民像李鹏、林汉雄、邹家华、叶正大等人一样,是已故中共高干的子女,是靠找了父亲的老战友上去的,后来才知道江泽民不是。江泽民很会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关系。1982年,时任国家进出口委员副主任的江泽民找到了主管国防工业的国务院副总理张爱萍。张在抗战时认识江上清,江泽民自称是江上清的儿子,对张爱萍大加吹捧,得到张的好感。不久江泽民就被任命为张爱萍直接领导的四机部部长。江泽民只用几年时间,从处级干部升为部级干部,他的“跑官”的才能不得不令人佩服。

七、能说会道在上海

江泽民到上海工作了几年仍然威信不高,影响明显低于晚去几年的朱镕基。不过他也有被人钦佩的方面,如多才多艺、博闻强记、极富煽动性的讲话。有一次复旦大学闹学运,江泽民去与学生见面。在校门口看到贴着学生用英文抄写的美国独立宣言,他见到学生后,竟然用英文背诵美国独立宣言。此举令这些青年学子们佩服得五体投地,一时成为广为流传的佳话。上海市委、市政府的干部都说,江泽民不会干实事,就是会讲。从上海就讲,现在讲到了全国。在全国大搞“三讲”运动。讲空话治国,真能治得了国吗?靠自律反腐败,真能反的了腐败吗?臭名昭著的江西副省长胡长青在省里“三讲”评议甚高就是明证。

八、对共产党心怀二心,送儿出国留后路

1989年春夏之交,中国出现了政治上强烈动荡的局势。身为中共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让原本不想出国的儿子江绵恒,在境外大公司的资助下紧急去美国“留学”。江绵恒对周围最亲近的人说,他出国是江泽民怕共产党下台,为自己留的一条后路。在国内政局稳定,江泽民成了中国名义上的第一号人物后,又让江绵恒回国发展。江泽民的儿子一直拿着美国绿卡,随时可以跑回美国。此事表现了江泽民一贯的富有远见和谨慎的作风。幸亏邓小平不知道这件事,否则根本不会用这么一个对共产党心怀二心的人当总书记。

九、靠内幕消息转向,靠软禁说服万里得到邓小平的赏识

在政治动乱时,江泽民左右摇摆。开始查封了《世界经济导报》,赵紫阳对他严厉批评后,又使劲做检查。此时,江泽民派其部下,与邓小平家关系密切的曾庆红(中共元老曾山之子)专程去北京打探消息。曾庆红见到邓小平后又赶回上海,向江交了底,邓小平已下决心除掉赵紫阳。江泽民立场又改变。“六四”军队开枪后,人民群众非常愤怒,江泽民吓得躲了起来。他的最大功绩就是软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委员长万里,并以威胁利诱的手段迫使万里从拥护赵紫阳转为投靠邓小平。当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是2比2(乔石中立),人大委员长地位仅次于政治局常委。万里站在哪一边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邓小平认为江泽民立了大功。在邓朴芳、李铁映、曾庆红、丁关根(邓小平最亲密的牌友)等人的举荐下,被邓小平所看中,调到中央指定为总书记。



沈江:江泽民身世探源


为了研究江泽民,笔者找到一本《江泽民传》。这本《江泽民传》洋洋二十五万言,却未能把江泽民这个人若干关键问题说清,当然不能怪传记作者主观上想替江泽民隐瞒甚么,而实际上主要是江泽民本人没有把历史问题交代清楚。

江泽民没有交代自己的家庭出身。在江泽民的传记中,不惜笔墨写了许多新四军,江上青的事迹,而唯独没有写江泽民的生父江世俊,没有写江泽民的家庭出身。最后,有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提到江泽民之父是一般“职员”。

而需要研究的,恰恰就在这个“职员”二字上面。职员,就是供职之人员也。江泽民从强褓到上大学,都是在生父江世俊的供养下度过的。对江泽民的影响至大且深。因此,江泽民的生父究竟是何许人。这是必须要认真弄清楚的问题,绝不能回避和掩盖。

江泽民的生父是“职员”,这就大可以分析、研究一番。自一九三七年底至一九四五年秋,整整近七年多的时间,江泽民的父亲江世俊,都是在日本人统治下的江苏扬州任职员,说明确一些,就是给日本人和汪精卫的统治任职,也可以说就是当汉奸。而这七年之中,江泽民从中学到大学,都是在他的父亲直接养育和教导之下过活的。

这个任职之职员,到底有多大?江泽民没有交代清楚,传记作者自然也无法写清楚。

据《江泽民传》说,江泽民之父江世俊,“其子女颇多”。多到多少?传记作者没有说清,成了“无数”,或者说到了数不清的程度。所以只好用“颇多”来表达。现在,只知道江泽民是老二,还有老五江泽宽尚存。另有一位姐姐江泽芬。“颇多”的其余,都下落不明。不过单从“颇多”来猜测。这“颇多”的子女,有可能是江世俊仅只一妻多??。江世俊只娶过一次老婆,生了“颇多”的子女。另外也有可能江世俊多妻,由多个老婆??了“颇多”子女。不论一妻多??,或者多妻多??,江世俊子女“颇多”,多到“无数”。这是《江传》写得很明确的。这就可以研究了。

在敌伪时期(日汪统治时期)之下,能够生??“颇多”子女,而又过着非常优裕的生活。这样的“职员”,说成是“一般”职员,这就说不过去了!再从江泽民的若干表现来分析和判断。江泽民会弹拉跳唱,能歌善舞,还会京戏、越剧。等等。十八般武艺,几乎样样全能。会弹钢琴,说明他家里有钢琴。江泽民过的完全是公子哥,阔少爷的生活。这样的生活水平,在日本人占领区,中国人民受压迫,被剥削的状况下,难道是一般“职员”所能达到的吗?如果一个一般职员,“颇多”子女,在敌伪统治区能过过上像江世俊这样的富裕、优越的生活,岂不说明敌伪统治的天下,远比“解放区的天”要优越得多吗?实际上,恐怕只有相当高级的“职员”,才有可能;也就是说相当高级的,给日本人干事的人才有可能过上这种很富裕的优越生活。所以,这个“职员”的汉奸级别不会是很低的。当然,如果江世俊是多妻而“颇多子女”,那就更说明江世俊不是一般职员喽。在江伪统治下,如果能够娶上几个小老婆,岂是“一般”职员所能做得到的?

江泽民说他十三岁时,过继给他的叔父──江上青。过继的理由,是他的叔父喜欢他,也是避免他叔父这一支断了香火。这都是在他叔父死去之后的事。这种历史显然是编造的。

这种过继,第一,没有江上青的同意和认可,因为他的叔父已经去世,根本不可能表示同意,或不同意收养江泽民;第二,没有江上青的供养,江上青自己都活不成了,那里还会去养江泽民?第三,没有他寡婶的供养。因为江上青死时才二十八岁,他的寡婶也不过二十多岁,孤身一人,还要抚养她自己的两个女儿。她那里还有余力来供养公子哥式的江泽民?第四,江泽民的生父江世俊没有可能去与江上青沾边。当时是在日本人统治区,日本、汪伪对占领区控制非常严格。如果江上青是因为参加新四军而被害。当时,江泽民的父亲江世俊必然要与江上青划清界限,离得远远的。以免受牵连。第五,所谓江泽民被江上青认养,除了以上四个“没有”之外,第五个没有,就是没有法律承认。在当时根本没法律手续。

一九三九年,江上青死时,正是日本人侵略进攻的上升时期。在当时,几乎没有谁能够预测到日本人会不会投降,以及何时投降。

因此,从以上多方面分析,无论是从事实上,或从法理上看,江泽民在一九三九年被江上青认养,几乎是不可能的。江泽民自己戴上这顶“革命烈士”后代的红帽子,很可能是在江泽民加入共产党时,才填上的。以便欺骗共产党,混入共产党内。而在事先根本没有所谓过继给江上青这回事。

即使按江泽民所说是在一九三九年过继给江上青,由于江上青已经去世,在一九三九年之后,也就是江泽民十三岁之后,实际上仍然是一直与他的生父共同生活,由他的生父供养。所谓“养父”之说是根本不能成立的。既未承认过他,也根本没供养过他。怎么能算得上是江泽民的“养父”呢?

那么江泽民为甚么要编造这个养父的故事?这就很可能是因为他的生父有不可告人的历史,江泽民把自己移栽到江上青的头上,自己有个养父是革命烈士,他就是个“革命烈士”后代这样一个头衔。以后,江泽民就一直是以“革命烈士”后代自居,到处招摇撞骗。而从根本上隐瞒了他生父相当高级的“职员”,又很可能是“汉奸”的家庭出身。

江泽民对于自己的生父是极力回避。据报载:江泽民盗用人民血汗一百五十万元,给他家修了祖坟。江泽民回扬州去祭祖。报导大谈江泽民的祖父如何如何,唯独忌讳的就是不谈他的父亲怎么样。这岂不怪哉!

江泽民的学历鱼目混珠。头几年,南京师范大学,发现江泽民在“中央大学”的成绩单和供书证,就揭穿了他的学历问题。抗战时期正式中央大学,迁到四川重庆沙坪坝,是当时国内著名高等学府之一。汪精卫投靠日本之后,在南京成立伪政权,也成立一个“中央大学”。这个汪政权的“中央大学”,无论在师资上,接受学生程度上,或是教学水平上,乃致教育性质上,都与重庆的中央大学完全不同。江泽民就读的不是重庆的中央大学,而是汪记的南京中央大学,也就是伪中央大学。抗战胜利后,汪记“中央大学”部分工科合并到上海交大,江泽民也就随之到了上海交大。重庆中央大学是在一九四六年秋才迁回南京复课。江泽民根本与重庆中央大学没有关系。

已经是二十多岁的江泽民,一直是在日本人的统治下过活。在当时,他究竟是甚么思想状态,至今还是一个“谜”。

江泽民自称他自小受的是孔孟之道的教育,和西方资产阶级教育。不对了!这又是瞎撇。江泽民生于一九二六年,到“九一八”事变之后,他才到上小学的年龄。这个时候国民政府设立的小学,已经分科,设有国语、算术、唱歌、美术等课程;高小还有自然、地理、历史等课程。学的已经不完全是孔孟之道。而另一方面,孔孟之道是讲“礼”,讲“仁”,讲究“忠恕”,讲“仁政”。而江泽民浑身上下,从里到外,根本没有孔孟之道的味道,丝毫没有孔孟之道的影子。而充满的是搞暴政和独裁。所以,江泽民所谓孔孟之道的教育,也纯是胡编。江泽民真正受的教育,是地地道道的军国主义教育,法西斯主义教育,以及汪记牌的卖国主义教育。他是用所谓受孔孟之道教育,来掩盖他所受的日本军国主义教育,以及法西斯教育。

共产党的领导集团本身就是一个争权夺利的混合体。共产党宣传的所谓“路线斗争”,实质上就是争权夺利的斗争。根本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共产党的最高统治权就是靠“能争会骗”取得的。谁最“能争善骗”,谁就可以得到最高权力。邓小平的“绝对权利”是靠他会欺骗,善于耍阴谋诡计而取得的。华国锋之所以被邓小平拉下马,其原因,一是他的资历比邓小平浅;二是他为人比较忠厚,而邓小平利用一群中共老家夥势力,所谓“顾问委员会”。这个顾问委员会,很像毛泽东搞文革时成立的“中央文革小组”,夺了党中央的权,把华国锋拉下马。当邓小平夺到最高权力之后,邓小平立刻就撤销了“顾问委员会”。他深怕别人对他也如法泡制。

在中共党内比江泽民资历老,能力强的人多如牛毛,江泽民算老几?江泽民之所以能够爬到最高权力,既不是靠他的“革命”奋斗经历,也不是靠他有甚么特殊才辩,更不是靠他对马克思主义有甚么真知灼见,而纯是偶然机会,加上他的“能歌会骗”捞到手的。这个欺骗,包括他隐瞒家庭出身,编造历史,以及他善于溜须拍马的本领。

凡是混入中共党内的野心家、阴谋家、阶级异已份子,大多都是隐瞒历史,伪造历史,欺骗党,混入党内。在他们的阴谋得逞之后,他们又千方百计隐瞒自己的丑恶史。江泽民对自己的历史问题也是心事重重。他到美国来访问,不辞劳苦,两次特地拜访顾毓秀老先生,并不是他与顾老有何深交,顾老不一定教过他的课,也不一定认识他。但是,他却要把自己说得似乎听过顾老讲微积分课。顾老可能出于礼节,不会提出甚么意见。实际上,顾老是在一九四六年秋才从四川回到上海。按年级推算,这时江泽民已经是大学四年级,根本不需要再学微积分。微积分在工科,是大学一、二年级学的课程,可是江泽民为甚么要表演一场拜望顾老的戏呢?实际上就是为了显示他是顾老的学生,他是正牌大学的学生,以掩盖他是日本和汪精卫的学生身份。江泽民像江青一样对历史问题极力掩盖。

这只要看看他甚么都要镇压,宗教信仰,他镇压;仅只是说几句话,如要求平反“八九”民运,,他要镇压;群??练练功,他要镇压。甚至北大学生要悼念被害的同学,他也要镇压。他几乎成了镇压狂人。用最残酷的手段屠杀平民百姓,很像希特勒临死前的疯狂。

在国际舞台上,大耍政治流氓。今天在联合国人权书上签字,明天马上就推翻。如果说,他有“国情特殊论”,他可以不签字好了。何必签了字,又推翻。这岂不是反动的两面派、上海滩上的政治小丑表现吗?真是给上海人丢脸,给共产党丢人,也给中国人丢人。江泽民被国际新闻界列为著名“敌人”,完全够格。

从以上种种情况,不难看出江泽民究竟是甚么人。

在中共党内有所谓“组织不纯”、“思想不纯”的问题。江泽民就是共产党组织不纯、思想不纯的典型标本。

──原载《北京之春 》



江泽民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中国「六四」真相》编者张良告江书



尽管你不曾想过自己最终会成为中国的第一号人物,尽管你接任这个岗位时“如坐针毡”、提心吊胆,但元老最终还是选择了你。作为现任总书记,元老钦定并不是你的错。你不能算是僵硬保守的代表,更何况你一直以“开放、开明、亲善”的形象出现在国际舞台上,在一些西方人的眼中你几乎成了中国共产党人中最能理解美国精神的领袖,克林顿成了你最要好的外国朋友。但是,你总给人一种浮华之感,你似乎更象契诃夫笔下的变色龙。我已经不止一次听你谈自己的体重,从最早针对苏东解体有感而发直到最近针对“法轮功”的又一次感慨,言谈之际,除了表明你的做作,却从未展现出你的自信。作为一个最富权力的人,一个泱泱大国的领袖,你缺乏的恰恰是这种自信以及由此带来的你的虚浮作风。

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记得在上海时,你先后有两个搭挡:芮杏文、朱熔基。杏文任书记时,你是市长。在上海干部的眼中,杏文以开明、务实、思想解放著称,相比之下,你则以谨慎、圆滑和善于与上海的陈(国栋)胡(立教)汪(道涵)三位“老一辈”拉关系而扬名;曾庆红、赵启正应该记得,第一家全国组织系统的报纸《组织人事信息报》是在杏文的全力支持下创办的;黄菊、陈至立也不该忘记,就是在杏文的亲自干预下,《世界经济导报》才免遭提前两年被停刊的厄运。应该说,上海滩思想解放的风气开启于杏文,与你相比,杏文周围有一大批上海的年轻干部,你的名声差远了。杏文回京,熔基来了。熔基上电视公开亮相的施政演说一下子抓住了上海人民的心,熔基雷厉风行、为民请命的作风更令上海人民倍感庆幸,上海人为拥有一个有能力、有骨气、为民办实事的市长而自豪。熔基的光芒,更使你的形象黯淡无光。上海的民意:你不是一位卓越的市委书记,你也不是一位杰出的市长。

中南海十二年,前八年你一直慑手慑脚,你象一个小媳妇苦于看元老脸色行事,寻求各方之间的平衡,头两年,你还一直紧靠李鹏,自己会见香港大亨后,还要忙不迭地补上一句“过一会李鹏同志要会见你们”。当然,乔石的威严一直令你不痛快。小平凋零之后,你感觉出头的日子到了,可是,尚昆、万里、任穷包括宋平对你都不买账,你多次求见,终于请出薄老(一波)来支持你、给你撑腰。先是在1997年的北戴河,继之在十五大的闭幕式上,通过薄老的仲裁让令你最不自信的乔石退休,当然,你也作出了自己的承诺(可曾忘却?)。的确,1998年是让你舒心的日子,政治上的掣肘几乎消失了,该是树你权威的时候了。然而,滔天洪水冲掉了你的这个美梦。那一年,有多少灾民忍饥挨饿,赣鄂一带被毛主席送走的“瘟神”又来了。1999年,法轮功、我驻南斯拉夫使馆被炸、李登辉的“两国论”,让你心烦气躁,你小脚女人般的表演又一次错失了凝聚民心的时刻。进入新的世纪,你感到来日无多,于是迫不及待地抛出所谓的“三个代表”,以图与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相并列。

你不熟悉农村,不了解中国的农民,这并非责怪你不在农村生长,也不是责怪你没有分管过农村与农业工作。但是,你对中国农村的了解的确失之肤浅,你对农民有的只是同情和伶悯!你到农村从来就是走马观花。你去过车不能驶的村落吗?你进过黑暗一片的洞穴吗?你所见到的贫民全是赤贫中的“富农”,至少家有茅房,体有衣裹,生活在汽车能够通达的地方。你不了解农村还不要紧,最致命的是在你的领导下,居然让国务院有几年没有分管农业的副总理,似乎你的任内中国已经不再是一个农业大国,中国农民也已名符其实地成了农业工人。也许你会狡辩:这不是我的错,这是由于李鹏的作梗。那末,作为总书记,你的责任何在呢?

你不是工人阶级的代言人。十二年来,你带给中国工人阶级的是什么呢?用他们的话说,叫做“江泽民时代──下岗”。全国2000万职工下岗,约200万退休职工不能按时足月领取养老金,尽管你喊“两个确保”──确保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基本生活和再就业、确保离退休人员养老金及时足额发放──喊了三年,下岗的队伍仍在不断壮大,拖欠养老金现象反而更加司空见惯了。作为总书记,你面对这一社会的弱势群体──这些真正的无产阶级,你不感内疚,问心无愧?毛邓时期对全国工人老有所养的许诺,居然让你给毁了!

你是三军将士钦佩的军委主席吗?这倒不是因为你不是军人,更不是因为你没有战功。尽管你提了一批又一批将军,但凭你在军中搞亲疏远近,就没有几个人内心真正服你。知情者都清楚,一些军功显赫、年轻有为的将领因为不是你的人或提前退休或改赋闲职,而在你最亲近的人士中,谁不知道那个靠向你打小报告而青云直上者?又有谁不知道那棵墙头草几年内居然由你的对立面转化成了你最为欣赏的爱将?这两个和坤李莲英式的人物让军人们有一种屈辱之感!你能依靠他们树立军中权威?你希望三军将士象拥戴毛邓一样拥戴你?凭着这两个太监式的爱将,你能树立起绝对的军威?

你不是知识分子的良师益友。尽管你自己就是知识分子出身,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也一直挂在你的嘴边。但你的身上透不出一丝知识分子的清明之气。你知道知识分子最最需要什么?思想的自由!言论的自由!而你从来就是一个封杀舆论、压制言论自由的人。因为你的禀性,你的身边没有一个忠言直谏者!尽管你也启用王沪宁、曹建明这样的知识分子,但作为同样研究政治学、法学的专家,你怎么连让严家其、于浩成们回国的气度都没有呢?说到底,你只是利用王沪宁、曹建明们的名声为你自己的形象贴金而已。

你是一个十足的玩弄权术平衡的高手。初任总书记时,你总在小平、陈云、先念等元老之间搞平衡,谁都不得罪。摆脱了元老的阴影后,你则在同事之间搞平衡。为了阻遏深孚民心的熔基对你的地位构成威胁(事实上熔基从未有这份心思),你让李鹏充当你与熔基之间的隔离墩;你明明知道李鹏与纪云水火不容,却偏偏将他们俩放到委员长、第一副委员长位子上相互煎熬。同样的,你将这种拧麻花的方式搬到国务院,用岚清牵制熔基。这到底是为了防止专权,增进团结?还是为了制造矛盾,坐收渔利?你自己最清楚。

你没有海纳百川的心胸,你的用人之道证明了这一点。你启用的人中大多是你原先那个圈子的、你的恭顺的旧属,最明显的莫过于你提拔韩杼滨、巴忠炎、陈至立、黄丽满。韩是行将退休之人,你从上海铁路局将其提升为铁道部长,继之又任名他为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巴由上海警备区直接晋升为武警司令,并于1993年唐突地晋升他为中将,只是沛瑶(李沛瑶,八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被杀才阻断了他的青云路;你为陈至立调京煞费苦心,现在终于帮她圆了部长梦;黄丽满如果不是你亲自点将,是绝对升任不了中共广东省委副书记的!

你的举贤不避亲难服人心。江泽惠,你的小妹,一个安徽农业大学的普通讲师,因了你的关系,当了安徽省人大副主任,又不久,因了注定要撤销的林业部的陈耀邦的举荐,担任了中国林业科学院院长。你的这个不安份的小妹,几乎每年的人代会都会给相邻的代表团送上据说是她自己栽培的鲜花,这种强烈的公关色彩到底为了什么?有意思的是,江泽惠上京后不久,林业部撤销了,举荐有功的陈耀邦则担任了新一届农业部长。这使人想起了商人的交易。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在历任农业部长中,陈只能排未流,在现任全体部长中,陈也不是优秀的一位。江绵恒,你的儿子,尽管我对他充满好感,但我还是得提他。科学院是一个纯粹的科学领域,科学院的领导必由享誉科学界的杰出人才能够胜任。凭绵恒的科研能力和学识,是不够这个资格的。想起毛主席让他参加过莫斯科保卫战的儿子回国当工农,我更不明白为什么你要给他安排这样一个职务,既不尽其才,又不尽其用,整个社会对此议论纷纷,败坏了你总书记的名誉。

你不具备一个大国领袖的风范和气度。外交场合,尽管你比毛邓都年轻,也比毛邓更喜欢出头露面,但从未让人感到你的力量和自信。毛能够无拘无束地在游泳池里与赫鲁晓夫边谈边游,邓能够不愠不文地在与撒切尔夫人谈话中令她高度紧张(走下人民大会堂台阶时差点跌了跤),可是你呢?看到你与叶利钦拥抱的那副媚态,看到你在西班牙国王搔首弄姿,我的脸都红了。你的忸怩作态让全国人民都蒙羞。最让人民失望的是你在1999年5月8日的表现!那天我驻南使馆被炸。精确的情报告诉我们,这一事件是美国人蓄意所为,你明知却压根儿不吱声。直到第三天,你终于让锦涛代你讲话!天下太平时,每天都能看到你精心修饰的脸,可是,在人民最需要你出来说话的时候,你却深深地藏了起来!难怪北京街头的传单骂你是“缩头乌龟”。哪一个大国领袖,象你那样猥琐软弱?谁也没有象你那样“韬光养晦”的!相比耀邦的襟怀坦白、紫阳的凛凛风骨,你90多公斤肉身展示的只是外强中干的羸弱!

坚毅、自信、果断,这是一位领导人最起码的必备的品质,你却欠缺得很。你似乎更喜欢莺歌燕舞、众星捧月的环境,说一些冠冕堂皇、不痛不痒的话。记得1991年秋,王(震)老曾向小平告状说你搞“四化”,也就是说你喜欢讲“假话、大话、空话、洋话”。小平过世以后,你的老毛病又犯了,你的“讲政治、讲学习、讲正气”就是最集中的体现,两年多的成果如何呢?“认认真真搞三讲,欢欢喜喜走过场”。“三讲”之后,你又郑重其事地抛出“三个代表”,其实这“三个代表”并不是什么新发明。翻一下二十世纪的国际共运史,就能知道此类货色的分量。现在你在全国大张旗鼓地宣传“三个代表”理论,使我怀疑是不是又要搞一场新的造神运动?你的“三个代表”,毫无疑问地已将你置于“里外不讨好,两面不是人”的境地。我断言,更多的党内人士断言,“三个代表”不可能传世。

从1998年中共十五大开始,你有意识地涉足经济领域:金融、农业、扶贫、国企改革、WTO等等。你不懂经济,却偏要担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让财经小组凌驾于国务院之上,让懂得经济的熔基受制于你。最令省市摸不着头脑的是,1999年你主持召开成都、西安、武汉、大连、上海五个大区性质的会议讨论国有企业改革,并亲自制定十五届四中全会《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的若干决定》,而将熔基排斥在外。让外界以为熔基抓国企抓不下去了。是的,你的药方与熔基的不同,你是从政治的角度谈经济,从社会稳定的角度谈发展,从党的领导的角度谈管理。这样的思维定势,能抓好中国的经济么?你是有意识地想学毛,又没有毛的气派。

江泽之民蛤蟆也

当今中华大地上官吏之腐败,民心之堕落,世道之黑暗是历史上罕见或绝无仅有的。

历来国运衰败国将不国之时,各种传言自会应运而生。近日坊间就有一传言,谓江泽民被蛤蟆精附体了。流言历来有真有假,断不可一概否定,本居士遂一时兴起,对此传言略作推敲。各位可读毕一笑,不必认真。

江泽民时年七十有四,据本居士平日印象,他并未持任何养生之道,惟见他近日的照片只是皮鲜色嫩,全无七十多岁人的模样,再联想其近期行事之乖戾,确实令人不禁好生疑虑。

蛤蟆精生性喜水,尤喜水泽之地,水为喜用;忌土,因土克水;厌火,因火泄其气,火旺反乘。江泽民,此一姓名水气甚重,而其发迹之地曰上海,字面及地理环境皆为水盛,再看江某的提携献策之人名曰汪道涵,其名亦有强烈的水旺之暗示。江某与水似有不解之缘,出访时亦不忘到水里泡泡。蛤蟆精平生忌土厌火,所以紫阳,桥石之类的必犯其忌。

蛤蟆精的对头冤家是蛇龙。众所周知,中国的龙脉是长江,而江某竟不顾众谏,强行让三峡工程上马。这样一个明摆着是得不偿失遗害后人的弱智工程居然能够上马,令许多不明就里的人大惑不解。其实,蛤蟆精此举乃一举两得:一来可断中华龙脉,二来可蓄水待发。

果然,紧接着,一九九八年长江流域暴发了多年罕见的特大洪水,处处都成了水乡泽国,千万人民苦不堪言,而蛤蟆精则有如久逢甘露,心满意足,心旷神怡。君不见,自九八年洪水之后,江某皇位坐稳,淫威大发,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又是一掷千金的国庆阅兵,又是大树核心威风,又是加紧钳制新闻舆论,又是镇压各路异见人马,最近又卯上了法轮功。再看看此时的中华,大批下岗工人没了饭碗,无数农民流离失所,贪官遍地,盗贼四起,冤案如山,兵警如匪,娼妓满街,把个原本就有病的中华直给折腾得人仰马翻天昏地暗。各位,如果尚有人心,身为一国之首,把自己祖国弄成这般模样还心安理得毫无愧疚的,人耶?妖耶?

江某近年来的举动多有点出人意料,不合常理,人们总觉得如今的江与以往不一样。又比如近日的台海纷争,江某文人出身且极怕任何的不稳定,但是却比老毛老邓等还豪气干云,军事演习试射飞弹地忙个不亦乐乎。除战争叫嚣外,江某还亲自上马,用人民的吃饭钱到处去买飞机,买弹药,好像真的就要开仗了。但是且慢,各位还记得本居士说过,蛤蟆精是生性喜水忌土厌火的,战争烽火会损伤它的天元之气,所以江某是不敢玩真的。这不是?江某一转身又说了,还要再观察它五年。其实江某心里明白,五年后他还会在这个位子上吗?那蛤蟆精搅扰不停只不过是想让中华再耗上他一把而已。不明就里的世人是捉摸不透江为何颠三倒四的。顺便说一句,江某虽忌恨李登辉,但是灯火之辉不足为患,而陈水扁却最令他心惊,水扁意即水退,水退则会绝了蛤蟆精的生路。

还有一桩怪事就是江泽民非要跟法轮功过不去。其实那法轮功不过就是一帮老头老太们在那里修心养性强身健体罢了,就算他们胆大包天围了中南海一天,但朱宰相出来安抚了几句后即已愿足而退,过后亦无更多要求。本来那江某如果做个顺水人情岂不皆大欢喜,众人当初也以为会是这样。孰知三个月后江某突然翻脸,摆起雷霆万钧之阵,竭尽精锐之师欲把法轮功斩草除根。其手段之毒辣,就连看热闹的也觉得是杀鸡用牛刀,煞是过份。各位,万事皆有因缘,江某的不合情理在本居士看来其实是内有玄机的。其一,法轮功的李大师居然著书立说并在大庭广众中讲出了动物精灵附人体的天机,你说蛤蟆精等一干附体妖精岂有不恨之理?其二,各位读者不知有无留意,$$%法轮大法$$%一辞里有两个$$%法$$%字之多, $$%法$$%字含$$%水去$$%之意。水是蛤蟆精之命根,法轮功犯了蛤蟆精的大忌,所以江某必欲赶尽杀绝。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另一时空里的玄机,人们看到的镇压法轮功只不过是表象而已。


据李大师说动物附体到了一定的时候或者是多行不义的话就要遭天杀的。在本居士看来,蛤蟆精是喜水忌土厌火的,如果天要收它的话,那么大概就离不开土与火。今年是辰年,辰代表土,辰年水入墓,蛤蟆精不得天时。首先,今年以来,十几次沙尘暴席卷了半个中国,北从内蒙古,西起新疆,一直刮到北京,风到之处,遮天蔽日,沙尘暴甚至南下至上海杨州,简直就是奇闻。风沙即是五行的土,土克水。接下来就是历史少见的持续的大面积的高温乾旱,四十度的高温平平常常,地下水位大幅下降,中小型水库水塘全面干沽,很多地方喝水都困难,北京现在只能用不合饮用规格的水库存水了。可能有人会说了,蛤蟆精作恶,老天爷惩罚它就是了,何苦连累百姓。此话差矣,蛤蟆精作恶之时,国人或视而不见,或噤若寒蝉,或助纣为虐,岂不是形同帮凶?那些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甘作文武打手的人尤为可伶,他们看不到神明就以为没有神明,一点后路都不给自己留,可叹可叹。

以本居士看来,蛤蟆精的恶运才刚刚开始。2000年为辰年,2001年为巳年2002年 为午年,2003年为未年。辰为湿土,巳为温火,午为旺火,未为四季土中最旺最燥之土。继巳午连续两年的火年之后,到了接下来的未土之年,水就到了五行的死绝之地,蛤蟆精定有一过不去的死关。然也否也,各位且拭目以待。
 檔案名稱 jzmld.html [Disk] 下載
 描述 江泽民的老底
 檔案大小 59 Kbytes

這篇文章被編輯了 1 次. 最近一次更新是在 12/07/2015 19:29:48

 
討論區首頁 » 中宣部禁書
前往:   
���������������������������������������������������������������������������������������������������������������.